大花黄牡丹,幽谷奇花自然珍宝

 http://lyj.hunan.gov.cn/ 时间:2019-10-08 11:27 【字体:


  牡丹在汉文化中的历史悠久,而大花黄牡丹这种生于藏东南林芝幽谷之中的神奇牡丹,却在1936年时才浮出水面,1997年才被确立为一个新种。每年的5月28日是林芝米林的“大花黄牡丹节”,藏族和珞巴族跳起欢乐的锅庄舞蹈,唱着动情的高原歌曲,迎接牡丹的盛开。
  汉代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就有关于牡丹的药用记录;南北朝开始便有人工栽培野生牡丹记录;隋朝时已有牡丹品种形成,同时开始了南北品种的广泛交流;到宋代,中原品种群、西南品种群、江南品种群初具规模;至明清时期,西北品种群也初步形成。至此,中国牡丹四大栽培品种群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。
  每年5月,平原地区大江南北的春花早已开了又谢,而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米林县的扎贡沟、才召沟等地,一种娇艳明媚的牡丹才初吐芳蕊。不同于“赵粉”“魏紫”的雍容华贵,它近两米高的灌丛颀长挺立,独立枝头的花朵落落大方,被阳光雨露亲吻后的花瓣鲜黄明亮,这便是大花黄牡丹。仅生长在林芝地区的大花黄牡丹不仅是我国藏东南特有物种,更是我国独有的珍贵种质资源。曾与“孪生姐妹”难分你我,导致它几近灭绝,如今在各方努力下,大花黄牡丹逐步恢复曾经的繁盛。
  树木档案
  大花黄牡丹隶属于芍药科芍药属牡丹组滇牡丹亚组,主要分布在西藏林芝地区米林县、林芝县、波密县。灌木丛生,高至3.5米。茎灰色,1年生小枝黄绿色;叶为二回三出羽状复叶,绿色或黄绿色,1年生叶柄绿色或紫红色;花2-4朵着生于枝顶或叶腋,花大,花瓣、雄蕊均为黄色,心皮1-2枚。蓇葖果圆柱形。种子大,暗褐色至黑色。花期4月至5月中旬,果熟期8月。大花黄牡丹作为我国藏东南林芝地区特有的芍药属牡丹组种质资源,是我国牡丹组8个野生原种之一,株型美,花大而金黄,观赏价值极高。
  揭开神秘面纱
  大花黄牡丹的发现有一段曲折的历史。1936年,英国人Ludlow和Sherriff在西藏发现了珍贵的大花黄牡丹,并多次引种到英国。由于其观赏价值极高,且胜于以往引种到西方的黄牡丹,因此在英国园林园艺中极受欢迎。1951年,Stem和Taylor首次对这个类群进行了报道。1953年,他们根据植株高度、花的大小和心皮数量等特征,将其描述为黄牡丹的一个变种。但他们混淆了大花黄牡丹和黄牡丹,在他们所印证的标本中,只有米林的标本是真正的大花黄牡丹。
  1997年,洪德元院士将其由变种独立为一个新种。李嘉珏教授在野外调查和引种试验的基础上,对大花黄牡丹和黄牡丹的形态特征、生长繁殖特性进行了全面系统比较,同时也对二者细胞学和生化方面进行了分析,所得结果与洪德元院士的一致,并首次使用中文名称“大花黄牡丹”。1998年,于玲等人通过蛋白谱带证明大花黄牡丹与黄牡丹等5个野生物种之间亲缘关系较远,袁涛通过AFLP技术对野生牡丹种间关系进行初步研究,两个实验结果均支持洪德元院士将大花黄牡丹独立成种的观点。
  险遭灭顶之灾
  大花黄牡丹与黄牡丹外形相似,二者外观上最明显的区别特征就是大花黄牡丹心皮数少,仅1枚,少数为2枚;而黄牡丹心皮数多为5枚。此外,二者的繁殖特性也有不同,黄牡丹可以营养繁殖,而大花黄牡丹只能种子繁殖。令人扼腕的是,由于Stem和Taylor的失误,从前人们并未将常见的黄牡丹与稀有濒危的大花黄牡丹区分开来,等到1996年洪德元院士在藏东南考察并发现二者区别时,这一特有物种已遭到近乎毁灭性的破坏。
  狭义的牡丹是指栽培种Paeonia suffrutiicosa Andrews,而广义上是指芍药科芍药属牡丹组的9种2亚种1栽培种。牡丹组又分为革质花盘亚组和肉质花盘亚组。学者通过研究发现,目前参与品种培育的野生物种只有革质花盘亚组的几个种。尽管肉质花盘亚组占据了野生牡丹物种的半壁江山,却很少应用于牡丹品种培育。因此,开展肉质花盘亚组4个物种——紫牡丹、狭叶牡丹、黄牡丹和大花黄牡丹的引种保护与种植资源利用,对研究牡丹栽培品种群具有重要意义。当前,有关我国珍稀保护物种大花黄牡丹的研究方兴未艾。
  逃出“极危”厄运
  导致大花黄牡丹濒危的原因主要是生境破坏和资源过度利用。在原生生境中,大花黄牡丹天然更新能力强,而在人为破坏生境中,更新则明显受到抑制。此外,大花黄牡丹主根粗大,无地下茎,完全依赖种子繁殖。近期的研究表明,大花黄牡丹种子不易失水失活,但一般需要经过两个月左右的生理休眠才能开始发芽。目前,大花黄牡丹仅存的6个野生居群,一半在米林县,一半在隆子县,总计8000余株。大花黄牡丹通常生长于海拔2900-3100米的疏林与灌丛中,结实率高,出苗率高,因此只要有适宜的生境,减少人为干扰,严格控制乱采滥挖现象,大花黄牡丹的种群是可以逐步恢复的。大花黄牡丹曾被列入中国物种红色名录“极危”等级,经过林芝当地百姓和各方专家的不懈努力,目前已降为“易危”等级。而大花黄牡丹的引种与迁地保护研究也有可观的进展:引种至豫西山区的大花黄牡丹,长势旺盛,播种5年后就有植株开花,相较于原产地林芝的实生苗7-12年才开花,不得不说是一次阶段性的成功。
  牡丹作为我国特有、世界关注的药用、观赏植物, 其野生亲本理应受到严格保护。9个野生物种中有8个处于濒危、易危状态,国家有关部门应尽快采取措施,防止野生牡丹资源遭受新的浩劫。对濒危的野生牡丹, 应禁止任何形式的野生个体采挖。严控企业和个人以建立资源(保护)圃的形式掠夺野生资源。企业和个人不具备永久保护牡丹资源的条件。野生牡丹不同物种如果被引种到一起, 有可能发生杂交, 造成混杂,使得野生种质资源受到严重干扰,不仅影响对物种间、居群间亲缘关系的界定,也影响建立基因库、研究种间基因差异乃至未来引种驯化等多方面科学实验的进展。因此, 当务之急需要对牡丹野生物种进行全面、深入调查, 掌握确切信息,制定科学的保护策略和切实可行的措施。开展解除其濒危状态的保护生物学研究, 使其尽快摆脱濒危窘境, 实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,同时引导百姓自发保护野生牡丹居群及其生境。
  大花黄牡丹的保护工作正在逐步推进。每年春末,有许多游客慕名前往米林县一睹大花黄牡丹的绰约风姿。然而,这样美丽的风光要想长存,不仅需要专家的努力钻研,更需要每个人从自己做起,杜绝随意挖采野生植物的行为,保护好生态环境。

  

信息来源: 责任编辑:
X 关闭

湖南林业微博

湖南林业微信

手机客户端
< img src=""/>